刘暮云

微博:@幽冥子羽翼,贴吧:污妖祭祀,QQ:2469275702,其他账号都叫刘暮云哦!⊙∀⊙!

这里是托马斯喷气式回旋上条漩涡刘暮云。

[桃核/桃贺] 甜甜的,果珍


文Ⅱ刘暮云

“3,2,1,新年快乐!”

  随着烟花的响声,城市的天空上绘画一道绚丽的色彩。x城,唯独烟花放的最好看,最感人。

  一群高中生站在人行桥上,望着这繁荣的城市,观看忙碌的人群匆匆忙忙的离开,也看着中央广场上满是人的喷泉附近观赏烟花的人。

  冬天来了,x城的气温已经下降到零度左右,所以经常可以在路边看见小雪飘扬着,轻轻的从人们身边飘过,直到降落在冰冷的地面。

  这可能就是雪花的一生吧。

  喝的烂醉的高中生们,哭的凄惨。x城与其他城市不同的是,高中生们都是在冬天毕业的,也就是说,新年一过,大家都可以再也见不到了。

  x城的人们学习都非常好,特别是x城的高中,不知道有多少其他城市的重点高中的学生想挤进来,因为x城的高中,永远都是最好的,最厉害的。

  所以离别时,大家都要奔去四海八方了,才哭的这么惨烈。

  x城的大学,也是没几个人可以读的了的。所谓高材生,是要在x城数一数二的高中排前三,才可以进到x城的大学。当然,别城的学生想进那里,就如登天一样难。

  所以他们读完高中,都要分开了。

“学姐,”女子带着温柔清脆的声音,来到一位黑长发的女人面前,提着两杯果珍,笑着说,“要来一杯果珍吗?”

“谢了。”陶桃接过她提着的一杯饮品,拿在手上却迟迟未动口,

  陶桃一惯不喜欢吃甜食,平时喝的饮料大多数都是极苦无比的咖啡,但Tina确实甜党,两人又是好闺蜜,心意又不好拒绝。

“学姐还是不喜欢喝甜的。”Tina露出了一丝苦笑,当然,陶桃喜欢什么身为闺蜜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还是阻止不了自己想买甜食的欲望。

“Tina。”陶桃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尴尬的局面,

“你想考哪里?”

“F大吧,离这里也不远。”Tina笑着说,握住了陶桃的冰冷的手掌,“要不学姐陪我一起去吧。”

“我看看吧。”陶桃没有挣脱开女子的手。陶桃的手常年都很冷,但是Tina的手却十分温暖。不说也罢,陶桃的手也会自动靠近那温柔的热源,

“D大也不错,不过就是有点小远,但是条件也是不错的。”

  两人都沉默了,大家都心知肚明。两人成绩都很好,但是Tina的成绩稍微落后一点。两人都不现实的期盼着,

  都不要考上x大。

  虽然口头上说考什么大学离的不远,但是大家都明白,x城是大城市中心,但是就连最近的城市都离市中心很远,车程都要四个小时多,更别提更远。

  如果有一个人考上了x大,那么就有可能这辈子再也联系不到对方了。

  终于来到了公布成绩的那一天,那是学习这么多年以来唯一的目标,但并不是谁都期待着成绩的公开,成绩好也不例外。

  陶桃很早就起了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对成绩有着不知道为什么而出现的不安。

  她立马穿好衣服,涂完口红之后,就急冲冲的跑到公告栏那里。

  因为她实在是太早起了,公告栏前空无一人。

  她在急切的寻找到她的名字。

  她很快就找到了。

  陶桃,24。

  她像是劫后余生一样的叹了口气,

  Tina,贺缇娜。

  你的名字到底在哪里。

  最后目光停在了一个最显眼的位置。

  贺缇娜,01。

  第一名。

  陶桃瘫软在地上。

  一晃眼,高中这三年就过去了,

  从认识Tina的那一天开始,已经过去三年了。

  两人的都没想到分别来的那么快。

  陶桃考上了D大,而Tina,

  考上了X大。

  她那漂亮又清秀不做作的笑容一直没变。

  初次相遇的她,过去三年,似乎毫无变化。

  但真正变化的,是她对她的感情。

  变得不真实了。

  变得不纯净了。

  也不是当年简单的友谊了。

  她是喜欢上了Tina吗?
  不知道。

  陶桃无法确定对她的感情,
  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是,离别时的泪水,
  是骗不了人的。

  陶桃非常少哭,在别人面前,她是一个端庄的大姐姐,万人眼前的完美女人,一个坚强的女人,

  但不知为何,眼角留不住泪水。

  离别那时下着小雨,Tina还是一如既往地等着她,仿佛回到高中那时,两人大大咧咧的相伴回家,

  手上,还提着两杯果珍。

  这时,夜幕降临。但Tina依旧在车站等着陶桃,拿着今日的果珍,打着一把小雨伞,虽然是小,但足以挤得下两个人了。

  三年,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慢慢变成了习惯的东西,再也不会消失了。

  包括两人那无法说出口的爱。

  终于,陶桃出现在了Tina面前,Tina早已全身被打湿,冷的蜷缩在一起,靠着墙睡着了。

  陶桃注意到了,Tina的手上,还是不愿意放开她提着那两杯果珍。

  一杯已经空了,另一杯,是留给她的。

  陶桃看着眼前的美人儿,将头底下,轻轻的敷上她的唇,一阵热气传到了陶桃的嘴里,头上,手指上,脚尖上,最后到——心里。

  这一刻,世界仿佛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雨声,车站,只有两个人。

  陶桃把面前的佳人温柔地抱在身上,把嘴对着她的耳朵,用那独特的,轻柔的声音说道:

“谢谢你,

     我爱你。”

end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