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暮云

微博:@幽冥子羽翼,贴吧:污妖祭祀,QQ:2469275702,其他账号都叫刘暮云哦!⊙∀⊙!

这里是托马斯喷气式回旋上条漩涡刘暮云。

「那颗流星划过天际」文/刘暮云

第一章


比起日落,

我跟喜欢清晨一缕阳光,

照耀着白色的云朵。



「我尊重你的选择。」

「但是,请你相信,这样是对你没有好处的。」

「对不起。」

清晨

一缕晨光从中窜出,床上,有个紧紧裹着被子的男孩。光,轻轻地抚摸着他。青涩的他,像小鹿一般的眼睛慢慢的睁开,懵懵懂懂地起身,下了床,走到洗手间的镜子前面。

他望着镜中的自己——稚嫩秀气的脸蛋,稍微长了一点的刘海,金色的中长发散乱地搭在肩上,娇小的唇瓣带着点玫瑰红,还有他那动人的棕色眼睛,炯炯有神。虽不算美若天仙,但是也是清秀可人。

他将手放在镜子上,泪水从眼睛处留走,

「终于,回来了。」



他,卿澄澄。
澄澄,是他救命恩人为他取的名字,澄代表澄清,不会被任何渣滓污染。

卿澄澄从小被妈妈带到大,从未见过自己的爸爸一面。妈妈总是说,爸爸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在镇上,是妈妈第一次见到爸爸。

妈妈是欧洲人,卿澄澄则是中欧混血。

他的出生很奇怪。是在海边,那时候海边可以清清楚楚看见流星雨划过天空。那天过去后,就下了一场大雨。海浪冲上岸,大海越来越凶猛,母亲不小心滑倒了,他顺着大海飘走了,母亲被海浪冲击,很快就昏迷了。

过了许久,母亲终于醒来,在一个小湖边,旁边都是树林,而她的孩子被一个陌生人抱着。他说,他在海上坐船救回了她和她的孩子,海边村庄已经被淹没了。然后他给她孩子取了名字,之后就离开了。

在那之后,每次提到他的名字,母亲就莫名其妙的流下了泪水。

卿澄澄很好看,金色的头发在学校很显眼,大家都会围着在他旁边。不过,因为他的头发很长,大家都认为他是女生,把她当成女生看。

在一次露营中,卿澄澄被误以为是女生,被迫穿上的女校服。穿上女校服之后,因为天生的样貌,衣服就作为衬托,使得其他女生极其羡慕,羡慕到了极点,就变成了愤怒。

她们假装老师叫他有事,将他带到了河边的树林,当场扒走了卿澄澄的校服外套,然后将他的衣服扔到了河里。

学校有规定,如果将校服弄丢,将要全额赔偿,而母亲整天赚钱很辛苦,每天都要打三份工。之前买校服的时候可花了不少钱,是母亲省吃省用一个月省出来,才有钱买的。

卿澄澄看着江流,不顾一切地跳下去,去捡那件来之不易的校服。

他知道妈妈的辛苦,他不想再让妈妈 伤心了。

但,一个六岁的孩子,怎么能抵过汹涌的江流呢?

那时,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阳光被一片黑影挡住了,好像有人在水中抓住了他的手,轻轻的说道,

「别怕,我来救你了。」

醒来时,发现自己在河流旁边的树林中,正躺在一个人的大腿上。

第一眼看见的,是一个男生。是一个看起来和自己同龄的男生。

他长得也很好看。他的睫毛很长,眼睛大大的,亮亮的,一头卷毛一般的粽发,脸蛋上还有水珠流淌。他皮肤很白,比自己还白。他的下嘴唇很厚,上嘴唇有点薄,鼻梁挺挺的。这是卿澄澄第一次看见比自己要惊艳的人。

「你是怎么了?」卿澄澄疑惑的看着他,他的全身都湿透了,他很担心。

「为了救你下河了。」那个男生一边说道一边拧着自己的衣角,想让他快点干。「没有衣服换,天快要黑了。」

「我的衣服!」卿澄澄突然想起这件事,刚刚想离开他的大腿,却又根本使不上劲的躺下了。

「别乱动,休息一下吧。」男生指着不远处的树枝上,勾着的衣服,「你的衣服是那个吗?我顺便捡回来了。」

「谢谢…,你可以扶我起来了吗?」

「好。」男生将他扶到旁边的树干上,让他靠着树干,好支撑着他的身体。

「谢谢……」

「那件衣服,很重要吗?」男生去找了树枝与石头,弄出了火来,然后将衣服脱下来,想在旁边晒干。

「不是很重要,就是很贵。」卿澄澄叹了一口气,「我妈妈每天工作都很累,这个衣服的钱我妈都是省吃省用攒出来的,我不想丢了。」

「那,你爸呢?」男生盘腿坐在火旁问道。

「我爸……」卿澄澄望着已经黑了的天空,「我不知道。」

「对不起,我不应该问的。」男生抓了抓头,从口袋里掏出来了饼干,递给在望天的可人儿。

「谢谢,你不吃吗?」卿澄澄看见了前面的男生给自己的饼干,虽然包装已经湿了,但是里面还是干燥,可以食用的。他觉得心很暖。

「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男生指了指口袋,露出笑容,「明天应该救援队回到这里来的了,好好睡一觉吧。」

两人安静下来,貌似世界只有他们两人,他们都没有发出声音,却能感知对方的存在。

突然,夜空中的异样打破了各自的宁静。

「天哪!那是流星雨!」卿澄澄一边惊讶一边观赏着夜空的表演,「真美!」

流星雨从他们的头上划过天际,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流星雨,对他们来说,就是——奇迹。

「我们许个愿吧。」男生说,卿澄澄也点点头,闭上了眼睛,将十指合拢,嘴里像是在念叨些什么。

当卿澄澄睁开眼时,流星已经成群,照亮了世界。

「你许了什么愿?」卿澄澄问道。

「说出来就不灵了。」男孩笑着说。


第一章完。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