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暮云

微博:@幽冥子羽翼,贴吧:污妖祭祀,QQ:2469275702,其他账号都叫刘暮云哦!⊙∀⊙!

这里是托马斯喷气式回旋上条漩涡刘暮云。

Happy birthday, my angel.

文/刘暮云  净汉生贺  伪现实


– –

  一晃眼,一年便过去了。
  洪知秀站在欢闹人群中的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在大家欢呼的同时也跟着,在角落默默在注视着那个闪亮的寿星。
  净汉是团宠也是团霸,从刚入p社时默默无闻到今天的万众瞩目,他变了好多。
  他变漂亮了,变得更受欢迎了,似乎也变得更开朗了。可为什么,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呢?
  知秀默默站在人群的外围,好似一个透明人,没有人注意得到他,净汉的视频中也没有出现他的名字。
  他在默默地笑着,带着真心地祝福和硬撑起来的坚强,嘴角的上扬慢慢收了起来,快乐的表面和在滴血的心成了反比。

  洪知秀喜欢尹净汉,好像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 –

  洪知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尹净汉的呢?
 
  大概在初次见到他的微笑开始吧。

– –

  刚来p社的净汉和现在完全不同,那时他还很认生。当时他还没有现在的十二个弟弟,当时洪知秀是他的全部。
  那时候,和净汉玩得最好的便是洪知秀了。虽说净汉要比知秀大,但知秀更像哥哥一样照护他,原本的认生在他的面前都化为须有。
  他们都说知秀和净汉长得很像,换个相同的头发都认不得了,还有时真的会叫错了名字,但对此他们并不生气,而是十分的开心。
  还记得那个夜晚,小小的房间只有他们两人,知秀拿着那把木吉他,因为害怕被发现就低声哼唱自己新编给净汉的曲子,瞄到对方如此专注地听着,耳根不经意地红了起来。
  他们总是会在大家都睡着的时候,悄悄溜出去。
  首尔的天空是没有繁星的,但在夜深人静时,总有一轮明月挂在天上,那是漆黑的夜空中唯一的光源。
  在夜深人静时,总是跑到阳台,一起看着那轮明月。月光洒在净汉脸颊,微微清风划过他的头发,一不经意,就会深陷进去,无法自拔。
  随着时间的变化,净汉慢慢变得外向了,也开朗了很多,但还是练习生时,他还是属于知秀一个人的。
  净汉那年生日,洪知秀是主角。
  大家都为净汉准备了各式各样的礼物,一天训练下来的大家给他送完礼物吃完蛋糕后就去洗洗睡了。
  那时候,知秀跟净汉说,去看月亮吧。
  那夜没有云的遮蔽,月亮暴露在漆黑的夜空中,没有星星的衬托,只有它独自闪耀。洁白的月亮像平静的湖水,倒映着这个世界的样貌。默默注视着它,好像一切都不重要了。
  不知不觉中,净汉将头靠在了知秀的肩膀上,一天艰苦的训练以不足够支撑着身体直立,而被靠的人并没有反抗,而是一起望着这月亮,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到,便紧紧地握在一起。
 
  “知秀,我们一起出道吧。”

  “嗯。”

  “不要再分开了……”
 
  还未说完,身旁佳人便睡着了。他平稳的呼吸在被靠着的人的脖颈游荡,微小而又像小溪一样温柔。
 
  生日快乐,我的净汉。
 
  他悄悄在他的额头亲了一下。
 
– –

  就像平常一样,大家凑个热闹纷纷就回屋睡觉,而知秀在一个大家都没有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溜到了阳台。
  他靠着墙,坐在了那年望着月亮的地方。
  到底多久没有再这样看着天空了?他不知道。
  四年前的今日和现在貌似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是月亮被乌云遮蔽了,身旁没有人罢了。
  他看着漆黑的夜空,没有一丝月亮的影子。月亮到底去哪了?他没去想。
  突然一声刺耳的开门声打破了原本的宁静,他缓缓的将头撇过去,再次看见那个熟悉的人。
  他愣了一下。
  对面的人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就赶紧跑到了身边,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奶声奶气地说,“哪里都找不到你,果然你在这里啊,大家都很担心啊!”
  净汉靠在知秀坐了下来,却发现身旁的人并未理会自己,而是看着漆黑一片的夜空。
  “净汉,我觉得我一直不该坚持着某件事……”
  “如果今晚还是没有月亮的话,我就放弃吧……”
  净汉注意到了知秀的哽咽,才发现对方那双桃花眼红了,看起来是在强忍着眼泪。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一眨眼,空气似乎都凝结了。

– –
 
  他吻住了他的唇。
 
  知秀立马挣脱出来,撇过脸去,被亲懵的净汉还在惊讶的中,泪水滴落的声音打破了双方的沉静。
 
  “我…”

  知秀将头撇过来,还未说完,后半句话就被硬生生憋回去了。
 
  净汉吻了他的眼泪。
 
  云朵慢慢散开,月光再次照亮了对面佳人的面容。

– –
 
  净汉喜欢知秀,好像只有月光才知道。

– –


end  

好久没写甜文了开心的一批。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