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暮云

微博:@幽冥子羽翼,贴吧:污妖祭祀,QQ:2469275702,其他账号都叫刘暮云哦!⊙∀⊙!

这里是托马斯喷气式回旋上条漩涡刘暮云。

【丞坤+超级制霸】miss 2

Σ丞坤/超级制霸

Σabo避雷

Σ又在乱写剧情ooc预警 勿上升

-

“不要相信任何人。”

-


01
 
  “坤坤,有人找你。”

  助理跑到正在卸妆的美人身旁,轻轻对着他耳朵说道。正坐在椅子上卸妆的蔡徐坤正在刷着手机,虽说卸了一半妆的人儿失了那妖艳之美,留下的却是更让人怜惜的水出芙蓉。他淡淡地回了一句哦,然后瞄了一眼时间。

  “先卸妆。”美人淡淡地道一句,继续低头看着手机,旁边的助理似乎有些害怕,小声地在他耳旁说道,“那些人五大三粗的,还带着墨镜,也拦不住他们,真的不用……”

  “不用,让他们等。”听他的语气能看出这是蔡徐坤认识的人,但这语气冷如冰川,看似是不想见到之人。但是还是别多管闲事了。助理慢慢走开了。
 
  半响,蔡徐坤的妆完全卸完了,他将华丽的服装换下,挑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衫配休闲长裤,跟化妆师们道了谢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果然一出化妆室,一群带着墨镜的人站在门口围着他。而蔡徐坤看都不看一眼,而是冷冷地撇出一丝笑,说道,“让保镖护着你,有什么用?没事我就先走了。”
 
  话音刚落,一位穿着黑色长裙的老女人便走了出来。虽称老,更不如称美艳。浓妆艳抹衬托出来妖艳庄重的气势,手上的LV和脸上的奥迪,蔡徐坤看得清清楚楚,浓烈的香水味充斥着呼吸,本想吸吸纯净的空气都被这种味道污染。

  “蔡徐坤,模特好玩吗?”沙哑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出,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和藐视。空气直降零度,助理远远地看着却不敢上前劝阻,“蔡家怎么有你这种败类?”

  “有话直说,没时间听你恶心空气。”毫不留情的侮辱从蔡徐坤口中传出,不带一点神色的面孔和那双冰冷的双眼,让人心生寒意。

  “怎么?萧家少爷这么厉害了?”还未等老女人说完,蔡徐坤已经动身走人,女人似乎毫不在意,还轻巧轻佻地说,“听说你被人标记了啊?这么有出息。”

  “我是不会和你回去的。”蔡徐坤回头冷冷一道,便头也不回地拿起自己的包走掉。

  “迟早有一天,你会哭着求我的。”

  “那是在你灵魂化成灰的时候。”
 
 


  “不要对每种希望都抱有一定的肯定。”




02

  “彦俊?”

  陈立农的声音将思想神游的林彦俊拉回了现实,他揉了揉自己蓬松的头发,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陈立农说了什么。

  “你要叫我回去?”林彦俊终于想起刚刚对面的人跟自己说了什么,但反应一会儿却带着十分不爽的语气质问着对方。

  “对啊,伯父伯母都答应你……”
 
  “没得商量,我是绝对不可能回去的。”林彦俊冷冷地嘟起嘴巴,本来是让人感到凶恶的眼神,但这时却像个不愿回家的小孩子一样,憋屈得可爱。

  “彦俊…”还未等陈立农说完就被前面的人急着赶出酒吧,一脸懵的走出酒吧时才思考了一下,这家人到底发生了什么?林彦俊虽说是犟,但也不可能会这么执着。

  虽然林家和陈家是世交,但陈立农和林彦俊互相不了解互相的家庭,有一个很主要的问题,陈立农并非陈家的亲生儿子。

  这件事情只有陈立农和养育他的父母知道,他,不是他们家的儿子。



  没过多久,林彦俊觉得自己在酒吧里待不下去了,手机也玩得快要关机,正打算要离开酒吧时,就被一位女人叫住了。

  女人很年轻,看样子才三十出头,两双迷人的桃花眼与这昏暗浑浊的酒吧完全不同,女人的微微一笑,便能唤来一阵清风。她穿着水红色的旗袍,上面还缝着精致的梅花,右食指上的碧玉戒中画着一只彩凤,配上那张眉清目秀的脸蛋,到像是画里人成真了。

  她慢条斯理地走到吧台来,笑眼盈盈地看着林彦俊,笑起来眯眯眼让他瘆得慌,连忙给身前的美人倒了杯水。

  “找谁?”林彦俊知道,这女人绝对不是单纯来喝酒的,毕竟她与这酒吧格格不入,必定是有事寻找或者托付,不然不会来此地的。

  “让你看个东西……”那双桃花眼中藏着什么深不见底的秘密,白净的手拿出一张白纸,露出浅笑后便漫步离开了。

  林彦俊看着这张纸条,感觉气温瞬间下降到零度。他将纸条拿起,那是一张有许多皱纹也已经发黄的纸条。
 
  上面写着:
 
  陈立信,A.Q.Y.公司独子。
 



  “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




03

  “妈?是我。”

  夜色渐渐染上金黄色的黄昏,晚霞的风带着一丝清凉,窗外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蝉似乎累了,慢慢不再啼叫。陈立农坐在窗户边的桌子上打着电话,母亲温柔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
 
  “好的,妈。”
 
  “那个……相亲的事推一推吧,真的不着急。”
 
  “好,有时间回家去,我会好好吃饭的。”

  电话那头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陈立农挂掉了电话。他痴痴地望着窗外日落的美景,直到门铃声打破了他的宁静。

  他快速地开了门,本想应该是范丞丞那家伙又来找自己了,结果发现是光临的人,竟然是林彦俊。
 
  “阿俊,你……”还未等陈立农从惊讶中反应过来,就看见对面的人带着一张血色染红的脸蛋和满头的汗狠狠地冲过来抱住了自己。
 
  陈立农立马关上了门,才发现前者并未真正的站立,而是完全依靠着他的身体罢了。浓郁的橘子香盖过了整个房间,这时候他才知道,林彦俊发情了。
 
  他低头看着埋在自己胸口的人,那双炽热的双目中带着一种渴望,这视线加上着浓郁的香味,让陈立农彻底失去了理智,他将彦俊按在墙壁上,怀里的人儿吃痛地叫了一声,晶莹的液体已经湿润了他的双目。
 
  “陈立农……”
 
  “上我。”
 
 


  “金钱上得来的关系,到也比不上肉体得来的直接。”


04

  已是夜晚的巴士站,这时候不知为何此时如此少人,范丞丞孤零零地坐在巴士站上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等着回家的巴士。今天是星期五了,他在自己的日历本上勾勒一笔,巴士就到了。
 
  他急忙收好了手上的东西,在口袋里掏出了两块钱,等他交完钱之后发现座位上空无一人,这到让范丞丞瘆得发慌,怀疑自己是不是上的一部黑车。可这后悔来不及了,车已经开动了。

  待车开动后才发现座位末有一个人蜷缩着身体在睡觉,因为离他太远而看不清脸。他悄悄地走到了那人的身旁,而熟睡的人被他的动静吵醒,转过头去时愣住了。
 
  缘分总是那么巧。
 
  “蔡徐坤……?”范丞丞一脸惊讶地盯着身前似乎还未睡醒的人,心里一脸歉意地打扰了人家睡觉,但是突然想起自己要干什么时,狠狠地抓住了对方的手。
 
  “……?”
 
  “对不起……那天晚上我把你标记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噗。”刚刚还未清醒过来的蔡徐坤立马回神,惊讶地看着前面那张脸,怪不得总觉得那么熟悉,原来……
 
  “怎……怎么了?”外表看起来范丞丞淡定得一批,可不知内心波涛汹涌,几滴汗就这么从他额头流下,“有什么不对吗?”
 
  对面的美人因为他的蠢萌而露出好看的笑容,到搞得范丞丞特别慌。
 
  “你想负责?”蔡徐坤笑得无比艳丽,让范丞丞看痴了,不过很快变点了点头,而美人又被他的蠢萌给可爱到了。不过蠢萌归蠢萌,下车还是要下的,刚刚喊的到站,蔡徐坤立马拾起背包,然后从口袋里拿出纸和笔,在上面写了几个数字。

  “如果你真想负责,那就打上面这个数字吧。”
 
  将纸扔给还是处于懵逼状态下的范丞丞,然后面露微笑头也不回地从车的后门走掉了,还未等范丞丞追下去,车门就已经关了。
 
  纸条上写着一串数字,数字的后面写着三个漂亮地大字:蔡徐坤。
 



未待续完。

没有脑子写出来的渣文/水得一批(不要打我哭唧唧)

下一章 @唐墨染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