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暮云

微博:@幽冥子羽翼,贴吧:污妖祭祀,QQ:2469275702,其他账号都叫刘暮云哦!⊙∀⊙!

这里是托马斯喷气式回旋上条漩涡刘暮云。

【丞坤】贵妃醉酒(前传/上)





                      灵感来源《霸王别姬》

                           文\刘暮云



  1,

 

  是夏夜,清风乱了蝉鸣,失了家家炎热。戏班里烛光熄了,小厮戏子们纷纷睡下,初晨分的荔枝只剩外皮瘫在木桌上。窗外是深绿枝叶,只有那知了述说着寂寞。少女提灯漫步外廊,时不时望下夜色中一轮明月。她忽然听见微微哭声,急忙带灯步至戏班门前。那微微火光下,是一个包着白布的婴儿。彤红的脸颊,稚嫩的肌肤,大大的双眼布满了泪水。少女一惊,抱起了这个小婴儿。



  “你的娘亲去哪了呢?”少女用手触碰到婴儿柔软的肉肉,四处观望,不像是不经意丢失的孩子,那便是娘亲不要她了。小小孩儿就被抛弃了,真是可怜。少女想罢,便转身提灯,走进戏班的门。



  “澄澄!你不睡在此地作何?”少女一惊,原来是师兄见她还未息下,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少女刚想答应,怀中婴儿便大哭起来,师兄也闻声注意到了声音来源,惊道,“澄澄,你知道这是大罪!”



  “师兄,他是我捡来的!”被换作澄澄的少女羞红了脸,赶紧澄清。



  “你要收留他?你觉得戏班主会答应吗?”师兄走到澄澄身边,怀中孩儿停止了哭泣,反而奇怪地笑了起来。师兄是没见过婴儿的,见他笑得可爱,心不禁揪了一下。



  “那总不能留这条生命置之不顾吧。”澄澄看着怀中婴儿笑了,也被这笑容感染,傻笑了起来,揉着孩儿稚嫩的脸蛋说道,“你是我捡到的,以后你就跟我姓蔡吧!”



  “时辰不早了,赶紧回去睡觉吧!”师兄敲了一下澄澄脑袋,少女被弄疼了,不满的哼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走掉了。在月色下望着少女离开的背影,还有那怀中的婴儿,不禁叹了一声,也转身去歇息了。



  月色凉如水,火光下捡到的这个孩儿,殊不知,他能改变整个戏班的命运......

 



  2,



  那夜之后,少女抱着婴儿向班主述说了许久,终于将这孩儿留了下来,班主还赐了这个孩儿一个好名字:徐坤,蔡徐坤。



  本来呀,这班主是请不所愿地收留了蔡徐坤,可等到他彻底成了个宝,这骄傲的呀,给他出个大价钱,也不给把他买走。仅凭几年的时间,这蔡徐坤在这戏班,可还真是出了名。



  四岁会识字,五岁便能将戏文倒背如流,六岁便有那黄雀般的歌喉,七岁踩那梅花桩呀可是怎么都不倒,八岁便能将剑把玩如流,还习得一身好舞技,九岁便可上台唱戏了。生旦净丑,哪样不精通?唯独那旦角,演得那叫一个好。而且,这蔡徐坤呀,生得就是个美人样。



  每至夏日,班主都会走一趟南方,去是去整个七月,回来时总会端着满满的荔枝回来。这时是一年戏班上下除了元旦外最欢喜的日子了。只要是不惹班主生气,大大小小都会有的。班主喜欢的,往往会分得更多。所以,每当分荔枝时,蔡徐坤都会拿到一手的荔枝。夏日配上荔枝,可不是一般风情?



  蔡徐坤每年最期盼的,便是班主回来时带来的荔枝,果肉弹,水又多,即使是多炎热的天气,也能被它融入在鲜嫩的果肉里。而偏偏不好,十一岁那年,他一个都没拿到。


  3,

 

  “你说那蔡徐坤去哪了呀?拿荔枝没见到他。”



  “嘘!你不知道他被班主关着了么?”



  “啊?什么时候的事?”



  “我听说啊......哎呦!”

 

  八卦的小厮突然被揪住了耳朵,疼得哇哇叫。许久才看清,原来是个澄澄揪这他,立马挣脱掉,拍了拍身子,没好气的说道,“你干什么呀你!”



  “给我闭嘴!”澄澄瞪了他一眼,甩袖大步离开不再搭理八卦的二人。她快步走着,来到了外廊的另一侧,那能看到戏班的后院。那里是一片荒芜,唯有一个木屋立在其中。她皱眉地望着那个木屋,好像在担心着什么,握紧了长长的袖子。看了许久,长叹一声离去了。



  不出意料,这木屋里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蔡徐坤。



  木屋里是灰暗的,只有一束光顺着门缝探进来。半天还能看得清这木屋架构,可到了半晚,除去淡淡透进来的月光,其外便是一片黑暗。而且,这木屋是密不透风的,可正是炎炎夏日,屋里像火炉一般燥热。



  蔡徐坤不知道自己待在这多久了,整日整夜的黑暗。刚进去的时候,还期盼着有人能救自己出去,到后来时间久了,这想法简直是痴人说梦。他望着门缝中的那束光,一望便是一整天,但他绝对想不到,那扇门竟然打开了。



  是个好看的少年。



  面容清秀,洁白的皮肤上是炎热留出的汗,一双清澈又动人心魄的双眼下面是彤红的脸颊,清风微微拂过他的刘海,光从他背面大片地照进来,不知是太久未见到光,还是从未见过如此好看之人,蔡徐坤冲过去抱住了他。



  少年愣住了,熏红迅速染了整个脸蛋,但他刚想出声时,怀中人儿的眼泪就大颗大颗地滴下来,打湿了他的衣裳。

 

4,

 

  “班主夸我旦角演得好,我就爱上了演旦角。那天,我在一些贵族面前演旦角,他们笑话我,说我像个娘们......我忍不了,就不唱了。谁知班主听说了这事,回来便扇我一嘴巴子。他叫我去给他们道歉,我誓死不从,他就把我关在这了......”蔡徐坤坐在外廊上,一边拿少年给的抹布擦着泪珠,一边跟少年说着。泪水润湿了那双丹凤眼,哭得梨花带雨的,这要是被别人看见,还以为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呢。



  少年看着身旁擦眼泪的美人,默默听着他的抱怨。

 

  “话说回来,你又是谁?为什么救我?”美人停住了哭泣,认真地注视着少年的双目,那视线似乎能把身前的人看穿。



  “本少爷叫丞丞。”少年理直气壮地挺起胸膛,秀气的脸蛋鼓了起来。



  “噗,丞丞哈哈哈哈哈!”听见对面少年的话语,不禁忍俊不禁。收起了泪水,虽说蔡徐坤哭是那样的让人心生怜悯,但笑起来更能夺人心魄,再笑几下,可能别人魂都没了。像范丞丞,到还是真的看这个笑容看痴了,才反应过来,奇异地问道,“你笑什么?”



  “没事,我有个熟人也叫澄澄。”美人停下大笑,而是绽放出一个定格的笑颜,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哎哎哎,你还没回答我,为啥要救我?”

 

  范丞丞看着他的笑颜,羞红了脸,小声囔囔道:“因为好看......”



  “什么呀?”蔡徐坤没听清少年在说什么,伸过头去望着范丞丞。因为这一下离得太近了,两人的呼吸交合在了一起。蔡徐坤的呼吸,是香的。范丞丞的脸可谓是红上之红,都滴出血来了。而蔡徐坤还是笑盈盈的,似乎逗他很好玩,“你不说这个,那你说说,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



  “好久之前......”范丞丞迅速往后撤了一点,避免刚刚的尴尬,可脸上的温度一丝未减。



  “哦?多久?”尾音上翘了些,显得调皮而不失文雅。



  “四年前,看你踩梅花桩的时候。”



  “四年前?!”这到是让蔡徐坤愣了一下,四年,可不是一个简单的数目了,“你四年前就在看我了?一直?”



  “嗯......”



  “我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呢?”这让蔡徐坤有了打趣之心,倒也是真想问清楚,自己这个四年来都未发现的小迷弟,到底是迷自己什么呢?



  “我......”范丞丞抓了抓头发,犹豫了半会,蔡徐坤看这是套不出什么来了,刚不想为难他,却被人家的话语震惊到了,“喜欢......你稳稳地踩在梅花桩上的自信的微笑,你御剑时轻盈的身躯,月色中你黄雀般的歌喉,台上你自由驾驭着生旦净丑,喜欢你扮演项羽时的霸气,喜欢你扮演包公时刚强正直,最最最喜欢你扮演的杨贵妃!喜欢你的笑容,喜欢你的泪珠,喜欢......”



  这下慌的可是蔡徐坤了。本来只是简单逗逗他的,可没想到,对方还真是自己的死忠粉,而且看了自己这么久,却毫无发觉他的存在。而人家的喜欢,这么真挚,这么痴迷......



  这时二人的尴尬被一阵脚步声打破。完了,要来人!蔡徐坤连忙拉这身旁的人侧身滚下外廊。外廊和地面只有很小的距离,中间有个空隙虽是小,但是对于两个小孩子足够了。他们赶紧滚入了这个小缝,连呼吸都压低了声音。不知是谁,在外廊上停留一会儿,就快步离开了,这才让两人松了口大气。



  “你......”蔡徐坤刚想说话,却发觉自己紧贴在范丞丞胸口的位置不能动弹,下面少年的心跳声可谓是听得一清二楚,杂乱而又快速跳动。什么啊,在想什么心跳跳得这么快!不知是这炎热,还是这么靠近的尴尬,二人的脸齐刷刷地红成苹果。



  “他,他们走了吧!”范丞丞感觉到自己身体上紧贴着一个大热源,还是自己的偶像,只能装着冷静的样子,咳嗽一声,再尴尬地问道。



  “应该是走了。”上面的蔡徐坤挺着羞红的脸蛋小心地从人家身下下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做了一个舒展的动作,对后面的人说,“不早了,你也应该走了吧!”



  范丞丞慢慢地爬起来,听见对方的话语,倒还些不舍和失望。在想什么呢!少年拍拍自己的脸,然后问道,“那......我还能来找你玩吗?”



  蔡徐坤愣住了,他转身看着那个秀气少年,那明亮双目中,似乎装着全是自己。突然刮起了大风,微微刮起了少年的袍子,双人耳旁的发丝也吹至目前。而他并未打理自己耳边的发丝,而是走到他身前,习惯地撇开了他的发丝。而等范丞丞做完这事后,自己也愣住了。



  “好啊。”前面美人的嘴角划开了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在风中,范丞丞痴痴地望着美人的背影,心里却无一丝悲凉,而是被认可的惊喜,是看见美人一笑的激动,不禁也随着笑了起来。



  风中,范丞丞没看到的,是蔡徐坤藏在背后的微笑......



                未待续完





很好很ooc很水得一批,雷就别看了,国际三禁不要问,还有

这里刘暮云。

前排艾特 @唐墨染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