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暮云

微博:@幽冥子羽翼,贴吧:污妖祭祀,QQ:2469275702,其他账号都叫刘暮云哦!⊙∀⊙!

这里是托马斯喷气式回旋上条漩涡刘暮云。

论林制霸变成林小橘全过程2


☞论林制霸变成林小橘全过程2☜

☞欢乐向,灵感来自《当不良老大的男人》☜

☞三好学生农&不良少年橘☜

☞文‖刘暮云(萌新瑟瑟发抖)☜

 

第二天陈立农还是完好无损的上学了,这让萧萧松了一口气。

  清晨的风卷着花瓣洒入室内,落在了陈立农的桌子上。稍微掀起了陈立农的流海,拂过了少年清秀又精致的皮肤。

  哇……这是不是真实的人啊……这是天使吧……萧萧想。

  但是,她又瞄了过去,注意到了陈立农手上好像是有着什么……抓痕?!

  萧萧一惊,立马和坐在自己身后的闺蜜澄澄开始研究这件事。

  “澄澄!”萧萧用力地拍了一下对面的桌子,正在专心玩手机的澄澄被吓得跳了起来,“你在玩什么?”

  “你不能看。”第一次见到面前的闺蜜严肃起来说话,反到让萧萧很不爽。

  “为啥不给我看!”

  “只是……萧萧你太……太纯洁了……”坐在对面的闺蜜突然捂住嘴,好像在感叹什么东西,萧萧表示一脸懵。

  “好吧。”突然萧萧严肃了起来,她盯着前面的人小声的说,“你看陈同学的手臂……”

  “大班长又?”澄澄转过头去看陈同学的手臂,突然又像触电一般捂住了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澄澄心中觉醒了。

  萧萧刚想说话,前面的人早已不见踪影。等她转回座位,发现自己的好闺蜜正站在陈同学的身边。

  她立马凑了过去,贴在耳边问她:“你在干什么?”

  “大班长,你的手咋回事啊?”澄澄完全没理后面的萧萧,而是带着邪笑问着一脸纯真的陈立农。

  “是澄同学啊。”陈立农笑了一下,旁边的萧萧瞬间脸红直到耳根子,“这是我家猫抓的,最近他又不乖了。”

  “不过也是我自作自受吧。”

  “呦~是吗?”澄澄邪笑的越来越开心了,面部表情都快扭曲了,而看到这一幕的萧萧不能让自己闺蜜继续下去,马上堵住了她未开口的话并且强制将她拉回座椅上。

  “你刚刚在干什么?!”萧萧一脸正经的看着姨母笑的闺蜜,对面的人神魂都颠倒了,她只能疯狂的摇着前面快疯了的人。

  “你~猜~呀~”对面的闺蜜又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要不是陈同学在,不然萧萧就要上手揍她了。
  


 
陈立农手上的伤,的确是自作自受的。

  最近西街人称“锐姐”的周美锐开了一家茶餐厅,因为刚开业经济十分惨淡,所以锐姐想要搞点卖点,就召集四方帮派过来茶餐厅集合。

  九花,坤音的人立马跑了过来给锐姐助阵,茶餐厅顿时集满了不良。

  不良集中,可谓是人声鼎沸,坐在沙发上的周美锐皱了下眉,然后一脚踩着咖啡桌,一手拿着那蓝黄喇叭。

  “同志们!安静一点!”锐姐用粗犷的声音怒吼着,本来吵吵嚷嚷的人群瞬间变得安静,可过了一秒,又开始吵了起来。

  “听着!茶餐厅新开张,我们要搞点卖点!”台下依旧十分吵闹。

  “所以我需要……”

  “有人扮女装!猫女仆!”说到这里的锐姐激动了,疯狂拍着桌子,“谁要报名!”

  原本吵闹的人群瞬间鸦雀无声,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好,没人是吧!”周锐从椅子上下来,从一群不良中走过,瞄了几眼,继续跑回了自己的沙发,拿着喇叭,宣布着对于不良来说的——死亡名单。
 
  “Justin,灵超……”周锐念着,所有人的心都揪死了,宣布最后一个名单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尤长靖。”

  被选到的小可爱都生无可恋的看着自己帮的人希望救他,而自家老大却带着看戏的眼神和猥琐的微笑在向他们招手。

  这时候,一个声音响亮的喊出来了,所有人都被吓到了。但是惊吓过后,便是阵阵欢呼。
 
  “还差一个人……”陈立农突然的声音,大家都被吓到了,十几双眼睛盯着他,他慢慢说出了那个大家都没有想到的名字。

  “林彦俊。”

  大家顿时懵了,但是反应过来后,大家都呐喊说好。

  “陈立农!”林彦俊听到这个事情后简直炸毛了,你让我这一大老爷们女装?!

  “制霸!制霸!制霸!制霸!”茶餐厅里顿时人声鼎沸,那几个小更班又投出期待的眼神,而且——还有陈立农那“纯真无邪”的微笑,林彦俊表示真的十分无奈。

  “制霸!制霸!制霸!制霸!!”

  “好了,我们的林制霸快去化妆吧!”陈立农的手搭在林彦俊的肩上,对他又露出了那个令林彦俊绝望的微笑。我们的“林制霸”生气的拍掉他了手,然后气呼呼的走进锐姐的小房间。

  进去不过一分钟,就听见林彦俊的声声尖叫,大喊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但是最后尖叫声停止了,大家都安静下来,死死的盯着锐姐房间的门,心都快到喉咙里了。

  第一个出来的贾富贵,众人惊叹了。他穿着粉色的女仆装,没给他带假发,头顶上却有一个猫咪头饰,显得十分可爱。

  贾富贵刚出来半点羞涩都没有,现场嗨起了女团舞,大家都像吸毒了一样疯狂拍手。

  第二个出来的是灵超。嗯……他的衣服……是背部露腰的……嗯……刚出来的灵超鹅也没有半点害羞的跑出来,直直冲到他洋哥面前。被小弟这身清(sao)纯(de)可(bu)人(xing)的打扮彻底摧毁了心智的木子洋,原本想嘲笑到他一番结果自己的鼻血忍不住狂流,只好用手捂住鼻子,掩盖住自己如此丢人的一面。

  “略略略~”小弟一脸猥琐的盯着捂住鼻子一脸无助的洋哥,平生第一次感受到战胜大魔王的骄傲。

   然后出来的是腼腼腆腆的尤长婧,害羞到拿手捂眼睛,旁边的人都鼓励他,很好看很好看很可爱,不用这么害怕的。

  大家在谈论着哪位女装大佬好看时,突然,锐姐的门打开了。大家的目光立马转向那扇门,死死的盯着。只见里面的林彦俊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林制霸穿着超短的蓝色蓬蓬裙,头上还带着猫耳朵,手上绑着一些丝带(锐姐的恶趣味?),还有那……白色丝袜和小皮鞋!!

  不良都安静了,被围着的林彦俊感觉很不好。突然,大家吵了起来,一些欢呼,一些鼓掌,一些边欢呼边鼓掌边喊着制霸牛逼,还有一些……不对,是一个人在拿着手机拍照。

  “制霸!制霸!制霸!制霸!”呐喊声越来越大,而林彦俊只觉得越来越羞耻,但是余光一直往陈立农飘,结果……

  “陈立农你拍什么照!!”这该死的陈立农拍什么照啊啊!这照片要是传出去的话林制霸在西街的映象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陈立农主意到了那只发狂的猫咪在对自己炸毛,却被他的可爱甜到,不直觉的嘴角网上翘。

  “这里……很棒哦!”陈立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林彦俊面前,对着他的脸拍了一张。

  “陈立农!”林彦俊生气的想往他身上抓,结果扑了一个空,而陈立农不知道什么时候串到了他裙底。

  “呀!阿俊的底裤是……”

  林彦俊的脸顿时炸了一样,红到可以滴血,而在陈立农说完这句话之前,就用手抓死他。

  陈立农手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

  痛并快乐着。
 

  
  蔡徐坤最近一直有些烦恼。

  作为走哪哪开花,见谁谁爱他的蔡徐坤,平生第一次被帮友说……

  “丑。”
 
  蔡徐坤觉得布星。

  作为在南青中学有着粉丝团的学长,怎么突然就被自己可爱的帮员说丑了呢?蔡徐坤立马在召集自己所有粉头的队长小染来商量这件事。

  “小染啊…”坐在蔡徐坤前面的女生,是掌控各大粉头的大队长,正好又是和人家一个班,帮忙下指令和办事几乎都是拜托她搞,简称粉头界的“CEO”,“问你个事。”

  “又咋啦?”坐在前面的女生收拾好书包就转了过来,手上还拿着一个厚厚的笔记本。

  “就是那个……”

  “哦对哦!忘说了!”小染打断了他的话,立马翻开了那个厚厚的本子,说:“南青高中爱坤团今天进了两人,然后之前因为学习忙退了一人,新考核通过了十人。”

  “我们不同学校同一个梦想就是爱坤群今天进了三人,退了一人,管理换了一人,听说是个很能干的。”

  “后援坤坤群今天换了群主因为群主长期不理后援团被扣除群主身份,现在由管理员莎莎胜任。本月后援群进了五人,考核过了四人,退一人。本月后援团开的爱坤小店收入是5397元,支出3480元,共收盈利1917元。”

  “我们目标下月盈利到达两千,在外县开连锁店,下月开始大清理活动,清理死尸,乱刷,黑粉。”

  “本月情报已禀报。”说完小染就合上的本子,“怎么了吗?”
 

  蔡徐坤突然感动。


  “咋了呀?”小染一脸奇怪的看着前面感动捂脸的人。

  “小染啊。”
  
  “嗯。”

  “我哪里帅?”

  “哪都帅。”

  “我哪里好?”

  “哪都好。”

  “那……我有什么缺点吗?”

  “有。”

  “是什么?!”
 

  “吃不胖。”
 

  蔡徐坤再一次十分愧疚的捂脸。他觉得他应该更对自己粉丝好一点了。


“到底什么事?”小染不怎么明白他刚刚问的那串问题,虽然她答的时候毫不犹豫,但是平时他是不会问这种问题的。

  “我的小兄弟说我丑嘤嘤嘤……”蔡徐坤一脸委屈的看着前面的小染,默默的撅起了嘴巴,显得十分委屈又让人怜爱。

  “哪个兄弟啊?”小染摸了摸他的头发,让他不要伤心。

  “范丞丞。”

  “……”

  “你是不是对他干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小染一脸懵逼的问道,上一层楼的范丞丞不是那种很乖(可能不是那么乖)说话很好听的学生么?怎么突然就说对面这么可爱的坤坤丑呢?

  “我……”这让委屈的美人儿陷入的沉思。他觉得自己也没有对不起范丞丞的地方。因为他俩的确是很铁的哥们,有时开开玩笑也正常,大家都不会太生气,要是说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范丞丞肯定很快就原谅他了。

  如果真要说是了一件对不起他的事情,可能就是之前那次了吧。
  


   “哎呀你看你这手气!”贾富贵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发出魔性的笑声。

  没错,他们在玩牌。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牌,是东街浮若帮老大研发出来的,慢慢就从东街传到了西街,然后传向大江南北。
 
  这种玩牌法完全是靠运气的,输赢全凭你今天是否臭手,而输了的人要接受惩罚,而且还是赢的人决定的,所以……赢的人有着强大的权利去决定输的人要去做什么。

  蔡徐坤这是今天第五次输了。

  大家都很怀疑今天蔡徐坤是不是摸到了什么不该摸到的东西。

  几乎什么惩罚都试过了,倒立啊,大叫三声我是狗啊,什么奇形怪状的惩罚都搞出来了,贾朱林表示为难。

  在贾富贵努力想惩罚的时候,朱正廷拍了一下他,他问他干什么,他指了指刚好看见他们走过来的范丞丞。

  贾富贵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对蔡徐坤露出了邪笑,前面的美人一个震悚,表示十分害怕。
 
  
  “哥啊,你们在这里……”刚刚走过来的范丞丞,还没等话说完,蔡徐坤就猛的扑上去,对着前面惊恐的人……

  亲了。

  范丞丞的脸顿时炸开了,一时懵住一口话也说不出,然后光速跑开了。

  完了,这小孩好像是初吻吧(好像自己也是?)

  贾富贵表示,我只是想让你亲脸啊!


 
  听完这故事的小染差点一口口水喷蔡徐坤脸上。

  “哎呀……”蔡徐坤苦恼的趴在桌子上挠着头发,“小染你说这该怎么办呐……”
 
  “你们结婚,我们出钱。”

  “……”

  “开个玩笑。”
 
  “小染啊到底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

  “我觉得……”

  “先向他道歉比较好吧。”

  “道歉……”想到这里的蔡徐坤突然向开窍了一样,像疯狗一样一下子就从小染的视线里消失了,小染连忙去找人,别跟我讲干出什么事情啊啊啊啊啊啊!

  一溜烟的速度,蔡徐坤已经跑到操场上了。小染追不上打算放弃了,至少看着窗台下面的蔡徐坤,以免做什么傻事。

  操场上的蔡徐坤站在正中央,吸了一大口气,酝酿了好久,围观的人都聚过来了,想看看这位校草级别的人物想要干什么。
 

  “丞丞!我对不起你!!”

 
  声音回荡在教学楼中。
  
 

本来悠闲的喝着奶茶的澄澄,立马喷出来了口中的喝到一半奶茶。
 
  旁边一脸看戏似的萧萧也露出了八卦之心,一边笑着一边打趣道,“澄澄没想到你这么受欢迎啊~”
  
  “去去去,我到要看看是哪个小兔崽子。”澄澄一边说一边撸起袖子,她总觉得这个声音很耳熟。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立马跑过了窗户旁。

  “蔡徐坤!你在搞什么!”

  “啊…姐。”
 

整个南青高中几乎没有人知道,校草级别的人物蔡徐坤,有一个姐姐叫蔡澄澄。

  蔡徐坤的生得艳丽,人气很高,而姐姐蔡澄澄虽然不起眼,但其实正常的时候,还是很清秀漂亮的。

  这样天差地别的姐弟俩,性格倒也是天差地别。

  蔡徐坤眼中亲姐姐蔡澄澄,简直可以说不是一个女人。

  是一个剥削家里老幺,阴险狡诈的生物。

  身为弟弟的蔡徐坤默默地擦眼泪。
 

“澄澄!你和蔡徐坤啥关系啊?”萧萧一脸震惊的望着自己那傻里傻气的闺蜜,她竟然和校草蔡徐坤扯得上关系,从来没有发现她人缘这么广的。

  “我是……他姐。”

  萧萧沉默了。

  “你姓蔡啊?!”

  “嗯。”

  “蔡徐坤那个蔡?”

  “不然呢?”

  萧萧表示非常羞愧,作为最好的闺蜜,竟然连人家姓氏都不知道!还不知道人家是校草的姐姐!

  “蔡徐坤!”没有回话了,而是继续在窗台大喊,“你在干什么!欠揍吗?!”
 
  “姐姐……”蔡徐坤在底下心虚的望着站在窗台上暴怒的姐姐,苦恼了抓了抓头发,然后慢慢的离开了操场。
 

  其实蔡徐坤真正想道歉的人,正在班级座位上羞得面红耳赤呢。
 


番外一:

  一天,小染在自己班走廊捡到了一台手机,是一个白色的手机壳,她快速地回到了班级里开始端详这台手机。

  坐在后面的蔡徐坤看见前面突然在死死的盯着手机的小染,一脸神奇的看着他。

  “你在干什么?”
  
  “最近捡到了一台手机。”小染把那个手机拿到了蔡徐坤的桌子上,“你知道这是谁的手机吗?”
  
  蔡徐坤仔仔细细的看着了一遍,然后打开手机。

  他震惊了。

  小染凑了过去,想看一下发生了什么,结果一口口水喷了出去。

  这手机的封面为什么是底裤啊?!还是蓝白条纹的,谁这么变态。

  蔡徐坤端详了一会,像是想起了什么,便拿起手机输入密码。

  手机开了。

  “这手机……是隔壁陈同学的。”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手机密码是林彦俊生日啊。


番外二
 
  小染得知了隔壁班澄澄同学是蔡徐坤的姐姐,就觉得奇怪,平时怎么叫才能不弄混澄澄和丞丞呢?

  小染抱着这个疑问,去问了澄澄同学的亲弟蔡徐坤。

  “坤坤啊,你平时怎么叫姐姐才能不弄混澄澄和丞丞呢?”

  蔡徐坤思考了一会儿,答道:“澄澄的名字其实是有不同的。”

  “虽然澄澄的名字的读音都是第二声,但是我不经常这么读第二声,而是第一个音读第三声,第二个音读第二声,就像‘逞澄’一样的。”

  “那为什么姐姐反映还这么大呢?”

  “emmmm,可能是因为很少人这么叫吧。”

  “坤坤你这么叫的时候你姐不会打你吗?”

  “以前会,但是现在被叫习惯了,也就……”

  说道这里的蔡徐坤突然含泪捂嘴,旁边的小染也心疼的拍了一下他的背,告诉他,人要坚强。

  姐姐本来就是一种很可怕的生物。


第一次码6000字表示TAT
未待续完~

评论(3)

热度(45)